《走访关中帝王陵》之汉宣帝陵(组图)

作者:风中的自由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2-24 11:05:18
来源:西安日报

   

近年来民间祭祀杜陵的活动越来越多。图为去年清明节期间,陕西刘氏宗亲会在杜陵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

  【与陵为邻】
杜陵俗称三兆大冢
汉宣帝杜陵被周围的群众称为三兆大冢,不仅是因为杜陵在雁塔区曲江街道三兆村地界内,还有更多的原因。记者近日在杜陵周围采访,听到许多故事、传说。  
“俺村人早年就是看坟的”  
“传说,这村过去整个都是守陵的人,守的陵不一样,原来分摊住着,后因防盗等原因,集中到一个村。”三兆村76岁车德厚告诉记者。  
三兆村70岁车智厚曾听说三兆村有两千多年历史了,早年只有一二十家看坟的。  
清嘉庆二十四年修纂的《陕西省咸宁县志》记载:“杜陵在三兆村,周围三百一十二丈,守陵二户。”这说明在清朝嘉庆年间杜陵还有守陵户。  
也许是祖先守陵,给当地人留下保护陵墓的传统,清代以后,他们还在自觉保护陵墓。  
“我们村在保护杜陵上有贡献。”三兆村71岁呼延长久曾听传说,大约民国初有军阀想盗杜陵。他们刚挖下去一点,三兆村人闻讯拿着镢头等农具赶到,说三兆大冢是属于三兆村的,不能动。军阀本来也是无目的乱挖,结果陵墓不好挖,又见当地人阻拦,便走了。  
车智厚说,1985年,三兆村在曲江乡政府的领导下,成立了民间文物保管所,保护杜陵一带文物,共有五六个人。他就是其中一员。  

  石头沟将村庄与大冢相连
在三兆村南有条沟将三兆村与杜陵相连接。
1月6日,车智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这条沟向西南方向通到杜陵陵园北门遗址。沟里有许多大石头,因此人称石头沟。这过去是条大路,解放前三兆村地主家拉麦的大车就走这条路。沟口有个地名叫悬灵寺,传说那地方以前有庙,皇上死后,冢还没有修好,在那地方悬了皇帝灵,因此叫悬灵寺。他记事时悬灵寺庙宇就没有了。 
“石头沟就是杜陵的北司马道。”三兆村68岁吴东桂告诉记者,沟里石头都是修杜陵时拉来的石头。石头没角没棱,是圆的,显然是河里的石头。 
三兆村78岁呼延勇说,传说外地石头运到石头沟下,因路陡一般车运不上去,把大车轮辐条锯了,只留下中间的小轮,插上车轴,上边盖上厚木板,把石头放到上面,用人往上拉。 
“修补汉宣帝陵园的围墙”
长安区有大兆村。2000年长安县地名志编纂委员会编辑的《长安县地名志》解释,由于村南有汉宣帝许皇后陵,古代将墓区称兆域,此块最大,故名大兆。  
三兆村是否因在杜陵兆域内得名?  
三兆村人、西安文理学院教授车宝仁告诉记者,据说三兆村以唐代有3个兆域而得名,但不清楚是否和杜陵有关。 
“解放前我村地主多。杜陵整个一圈地让俺村占了。”呼延勇说,传说很早以前西安的官员来祭典,途中隔十里八里路就要摆一个祭礼,有点等食品。每次官员来祭典前,三兆村人就要修补汉宣帝陵园的围墙。  
车德厚曾听父亲说,清末时杜陵还有围墙,刚好100亩地大,但围墙一半都倒了。当时还有人祭奠大冢,一年祭奠一次。来祭奠的人带的全羊、全牛等供品。最近几年每年农历9月9日重阳节,有人来祭祀。这些人有远处的,也有附近三兆等村的,还争烧头一炉香。

 
石头沟还残留少数在这里经历2000年风雨的石头 

  “冢上的野草品种是个小资源库” 
三兆村呼延启民小时候,家里经济困难,经常上三兆大冢上挖中药卖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在大冢上挖药的人很多。当时呼延启民听老人说,这大冢建好后,朝廷把百药栽在上边。其意思是皇帝死了,还要按活人对待,也要用药。  
吴东桂小时候上学时,因作业少,不仅在冢上挖过药材,还割过草。割的草交到生产队饲养室,100市斤记几工分。  
杜陵东南的长安区大兆街道甘寨村60岁王普校小时候,天天放学后在冢上转,背个草笼割草、挑野菜。他说,这冢上的野草品种是个小资源库,甚至其他地方没有的药材也有。他的一个门中爷,在中医学院带课,曾领学生在冢上看中草药标本。 
“西光厂看上了这个制高点”  
“大冢上头原来有个大坑。”呼延勇过去听老人说,1926年,刘镇华围西安城时,有飞机过来撂了颗炸弹,在大冢顶上炸了个坑。  
呼延勇记得,解放前夕,有国民党部队守在大冢上。群众见冢上有人,以为是解放军。当时群众见了解放军都要送烟、送鞋、送水。三兆村有几个人就去送水,结果叫国民党部队扣住。国民党部队逃到南山根才把这些人放了。  
甘寨村77岁刘恒友说,当年甘寨村也有个人以为三兆冢上是解放军,上去送水,结果被国民党部队扣住。解放前,群众对国民党部队反感,喜欢解放军。  
“南登杜陵上,北望五陵间。”呼延长久说,唐朝诗人李白描写的这个情景,他在解放初期看到过。那时没有高大建筑,空气污染小,不仅能看到西安古城墙,还能看到渭河和咸阳原上的冢。上世纪50年代有单位在上边立了座三角架子。1970年前后,西光厂看上了这个制高点,在冢上立了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”那段毛主席语录。 
呼延勇当时现场观看了安装语录牌的过程。那块语录牌有5米多宽,因为冢的坡度大,车头轻,车厢重,担心车头在前翻下来,拉语录牌的卡车是倒上陵顶的。  
三兆村59岁车选民记得,到上世纪80年代,语录牌被风刮倒。他们大队第6生产队把牌子拉回去,搭到生产队饲养室,给垫圈的干土遮雨。在立语录牌前后,三兆村用蘸了白灰的石头在大冢北边的半坡上摆了5个大字“农业学大寨”。这5个字到上世纪80年代还明显得很。后来草木长高了,才把字遮住。 
“过去在沣峪口就能看见三兆大冢。”王普校推测,西光厂是做光学仪器的,当年立语录牌是为测试仪器。

  古石碑被砸了铸铁
呼延勇小时候听老人传说,很早的时候,杜陵封土占地120亩,结果人们种地时今天挖一点,明天挖一点,把汉宣帝陵的棱角破坏了,挖进去很多。他曾经量过,现在只有约50亩地。解放后虽然没有再破坏大陵,但有人破坏了陵南边的石碑。  
在车德厚的记忆里,过去杜陵南边有一二十通石碑。1958年以后三兆村开了个翻砂厂,铸铁要用青石做辅料,有人先是把周围私人墓的石碑拉来交到翻砂厂,后来没什么拉了,偷偷跑到大冢南把石碑打成两半个,拉回来。有关部门还来追查过。现在杜陵南边只剩下五六块石碑了。  
当年杜陵周围办翻砂厂的不止三兆村一家。  
刘恒友回忆,他们甘寨村在上世纪60年代也开了家翻砂厂,只办了两三年,有人把杜陵很多石碑砸了拉到翻砂厂。因为他们村在长安县边界上,当时管得松,把碑砸了也没有人管。  
王皇后陵成了“油旋冢” 
呼延勇告诉记者,杜陵周围过去冢多得很。 
“当地群众给这儿的冢都起有名字。”王普校说,冢的名字,可能和埋的人衔位有关系。除了把汉宣帝的陵叫大冢,把大冢东南的王皇后陵叫二冢。二冢东边有三冢。三冢东南是四冢。四冢的南边有个大冢,人称金仓冢,估计埋的是管金库的官员。三冢南边有个白仓冢,估计埋的是管粮食的官员。三冢东边、四冢北边是野户冢,这个主冢旁边有4个小冢。四冢东边有两行南北走向的冢,群众叫罗干冢。他猜测叫罗汉冢,可能原来有18个冢。一般有名字的冢,封土堆都大。  
“上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都平过坟。”刘恒友说,社员用土挖一部分,一部分是当粪上到地里。光他知道他们甘寨村把几十个古墓平了。  
呼延长久的记忆里,规模最大的是上世纪70年代平整土地,把一些冢平了,破坏的文物也不少。 
据《西汉帝陵钻探考古调查报告》,杜陵陪葬墓目前保存有封土的62座,封土已经平掉的45座。  
车德厚回忆,1960年困难时期,西安市45中学要在大冢上修梯田种地,被他们大队干部阻止了。结果45中到二冢上去种地。因为二冢南边的地归甘寨村,他们不便于阻挡。 
呼延勇说,因为二冢上修了梯田,有一层一层的台子,人们把它叫“油旋冢”。  
记者采访途中看到,目前杜陵东边的古墓都围上了护栏。

  “这能给西安供氧”
“传说,杜陵周围的原坡地在古代是一片林区,后来开荒都种成地了。”呼延长久说,上世纪70年代,农学院的科研人员在这一带测量土壤,说这个地方的土质不适宜种粮食作物,栽树最好。三兆村听了,栽了些石榴树、核桃、葡萄等经济林,由于缺乏管理,果树慢慢都死了。  
“这里的一亩地就打人家100来公斤粮食。”车智厚认为,产量低的原因是这里过去有许多古墓、古建筑,底下土坚硬,砖头、瓦渣多,挖不下去,麦根也扎不下去,而且干旱缺水。 
车选民说,2000年,雁塔区有关部门租用了三兆村1000亩地栽树,来参观的都说这能给西安供氧,就把这一带定为一片绿地,把三兆村的耕地全栽为树,周围其他几个村的耕地也都栽了树,形成了万亩生态林。  
“杜陵万亩生态林对周围群众也算一大享受。”呼延长久说,现在老人爱到杜陵锻炼。  
【专家考证】  
陵邑城能装下这么多人吗  
雁塔区曲江街道三兆村呼延启民最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所说杜陵邑东西长2100米、南北宽约500米表示质疑。他认为,这么大一点,容纳不下史料所记载的几万户人。  
西安市西汉帝陵管委会副主任王京平副研究员也曾对此有过疑问。  
实际上,记者在采访长陵时,就对陵邑城里能否容纳下史料所记载的人数有所怀疑。

  茂陵邑人口比京城还多
从有关史料记载,西汉各陵邑人口都不少。 
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,长陵“户五万五十七,口十七万九千四百六十九”,茂陵“户六万一千八十七,口二十七万七千二百七十七。”  
宋元时代学者马端临所撰《文献通考》称:“惠帝安陵、文帝霸陵、景帝阳陵,邑各万户,徙民与长陵等”。《文献通考》还引用《汉旧仪》语:茂陵、平陵和杜陵“皆三万至五万户。”  
唐代史学家司马贞对《史记·吕不韦列传》做《索隐》时引用《汉旧仪》语:“武、昭、宣三陵皆三万户。” 
《文献通考》和《史记》所说陵邑户数虽有不同,但这3陵邑户数起码在3万户。 
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:长安“户八万八百,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。”也就是说,茂陵邑比京城所在的长安县人口还多3.1万人。唐代史学家颜师古为《汉书·地理志》作注:汉之户口,当元始时最为殷盛,故志举之以为数也,后皆类比。  
《汉书·地理志》在前边写京兆尹人口时,提到“元始二年”。其后再说其他地方人口时没有提到时间,应当为同一时间的数字。  
关于茂陵邑的户数虽少于都城,但人口多于长安的原因,刘庆柱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毓芳在1987年出版的《西汉十一陵》一书中提到,因为诸陵邑中居民多为当时统治阶级的成员,每户实际人口远远多于一般人家。可以说,西汉诸陵邑是当时人口最稠密的地区。 
陵邑城池都不大
根据考古专家所说的西汉诸陵邑面积,不光杜陵邑不大,其他几个陵邑也都不太大。
《西汉十一陵》一书中称,长陵邑城址平面为长方形,南北长2200米,东西宽1245米;安陵邑城址平面也为长方形,东西长1548米,南北宽445米;茂陵邑范围东西长1500米,南北宽700米;平陵邑东西宽约1500米,南北长约2000米。  
咸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几年前在对多数西汉帝陵勘探后,编著并于2010年通过文物出版社出版了《西汉帝陵钻探考古调查报告》。该报告称,长陵邑南北长2156米、东西宽近2000米;安陵邑平面大致呈“凸”字形,东西最长1620米,南北最宽730米;阳陵邑城址东西长4500米,南北宽1000米,总面积4.5平方公里;茂陵邑城址平面略呈曲尺形,东西宽1830米,南北长2450米,总面积5.5平方公里;平陵邑城址东西宽2400米,南北长3100米。  
由此可见,西汉帝陵邑都只有几平方公里,最大的为平陵邑,也只有7.44平方公里,与36平方公里的汉长安城相比,小得多。

  陵邑城池大小可信吗
三兆村人王建学提出,三兆村东西长2000米,南北宽1000米左右,人口只有4000多。考古专家认为杜陵邑在三兆村北边,但根据他们村明代所建城堡东南角建在一旧城上推断,三兆村原城堡是在汉杜陵县故城遗址上筑成,只是南北、东西缩短而已。故可认为,汉杜陵故城东西长2100米,南北宽1000米左右。 
是否考古勘探不准确,缩小了陵邑。
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汉陵考古队队长焦南峰研究员认为,目前公布的陵邑的大小不会有问题,都是专家考古探勘过的。
陕西省考古院汉陵考古队常务副队长马永嬴说,陵邑大小是专家通过勘探确认的,外边有壕沟等,界限都很清楚,应该问题不大。
咸阳市考古所所长岳起研究员告诉记者,他们通过勘探,长陵邑南、西、北三面均有城墙夯土遗迹,发现有北门、南门、西门,而且陵邑南墙、西墙、北墙至今在地面有一部分保存。其东面虽然没有发现夯墙,但有深沟,或许以天然深沟为界。安陵邑东墙、东北角和西北角仍保留有宽6至8米、高0.3至2.6米的墙体,还发现南、东、北3座门址遗迹。茂陵邑虽然没有城墙,经钻探,周围环绕有曲尺形的沟渠。平陵邑四面皆有夯墙遗迹围绕,之上和附近有大量的瓦片堆积,推测墙体上原来有瓦保护。
“当时勘探,杜陵邑就那么大,不会勘探小了。”李毓芳告诉记者。 
人数可靠吗 
虽然马永嬴认为陵邑大小没有大问题,科学可信,但他也感觉,好像按勘探的陵邑面积装不下史料记载的那么多人口。
那么史料记载的人口数字可信吗?  
岳起认为,不敢完全相信史料记载的数据。  
但马永嬴认为,《汉书》等史料记载的人口数量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  
《西汉十一陵》书中认为,茂陵邑的人口,据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,有6.1万多户,27.7万多人,其实人口至少在30万人以上。封建社会,达官显贵、豪杰富商常常隐瞒人口以逃避国家税收,茂陵邑是他们的聚居地,未报的人口想来不少。杜陵邑的人口可能不止5万户,不会少于茂陵邑,当在30万以上。 
按《西汉十一陵》一书观点,就算史料记载的各陵邑人口数量不准,也只会说少,而不会说多了。


汉宣帝杜陵 

  错综复杂的特区  
从人口数量和城池面积上,都无法解释矛盾所在,那么陵邑到底是个什么单位?  
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,“汉兴,立都长安,徙齐诸田,楚昭、屈、景及诸功臣家于长陵。后世世徙吏二千石、高訾富人及豪杰并兼之家于诸陵。盖亦以强干弱支,非独为奉山园也。”  
岳起称,这是朝廷为了保证在经济上控制全国,分化瓦解高赀富人和豪杰兼并势力采取的一项措施。  
《汉书·地理志》在列汉时京兆尹、左冯翊、右扶风三辅所辖县时提到霸陵、杜陵、长陵、阳陵、安陵、茂陵、平陵。这无疑确认陵邑为当时的县级单位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解释“邑”为古时县的别称。  
《西汉十一陵》一书中称,西汉诸陵邑属于“县”级单位,但又不同于一般的县。西汉初期和中期,诸陵邑直属朝廷的“太常”管辖。汉元帝永光元年(公元前43年),诸陵邑开始隶属于三辅。秦汉时代,县的行政长官是“令”或“长”,万户或超过万户的县称县令,不足万户的县则称县长。西汉诸陵邑的人口都在万户以上,所以其行政长官称“令”。  
那么陵邑是只管陵邑城墙以内,还是像其他县,除了县城内,在城外还有更广阔的辖区? 
陕西秦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、西北大学教授黄留珠认为,陵邑在邑城周边还应该有辖区。  
王京平说,杜陵邑是把过去杜县的县治挪到杜陵,成立的新的县。陵邑实际上还是个县,管辖范围就相当于县。  
《汉书·宣帝纪》载:“元康元年春,以杜东原上为初陵,更名杜县为杜陵。”《汉书·地理志卷》称:“霸陵,故芷阳,文帝更名”。这说明,这两个陵邑起码和其他县一样,不仅管辖一个县城。  
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王学理研究员认为,陵邑就是为某一个皇帝的陵墓特设的县。其管辖范围,起码包括陵园。具体有多大辖区要看是哪个陵邑,至于边界在什么地方,现在说不清楚。  
马永嬴说,阳陵、安陵、长陵三陵邑,相距非常近,它们要像其他县一样不光有县城,还要有其他县域,根本就没有地方。
岳起认为,陵邑虽然是按县的建制设置,但可能和周围其他县有重叠,就好像如今在一些县、市境内设高新区、开发区,不仅管理上有重叠,甚至比所在县、市的机构级别还高,情况比较复杂。  
“城外头肯定住有人”  
看来陵邑这么一个特区,会有不同的情况,但其管辖的范围,不只限于陵邑城之内,只是大小问题了。这样说来,就弄清楚一个问题,史料记载的陵邑,当说某陵邑位置时,实际上说的是狭义的陵邑,指的是陵邑县治所在地,也就是陵邑城池,而说某陵邑人口等问题时,说的是广义的陵邑,即整个陵邑所辖区域。  
既然陵邑管辖的范围不止陵邑城那么小一块,其居民是否都限于城内?

  “应该是一部分人住在城里,一部分人住在城外。”王京平说。
焦南峰认为,说陵邑有多少人,包括陵邑所辖的城内外人口。 
岳起也觉得,茂陵邑城里头要容纳27万人口,还是显得有些小,城外头肯定住有人。

  【陵主档案】
为百姓易名
汉宣帝,汉武帝之曾孙,在巫蛊之祸中自杀的戾太子刘据之孙,原名刘病已。因汉昭帝刘弗无子,其死后,骠骑将军霍去病弟大司马霍光曾扶持昌邑王刘贺为皇帝,但因刘贺淫乱无度,将其废去,公元前73年找到18岁的刘病已,立为皇帝。刘病已因巫蛊之祸长期生活在民间,了解百姓疾苦,深知“吏不廉平则治道衰”,不仅减省百姓徭役赋税,而且为了百姓好避讳他的名字,以免触犯当时的罪名,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刘询,同时下令,之前因触讳他名字而获罪的全部赦免。刘询在位25年,史称“中兴”。  
【帝陵写真】 
像自然之山  
从《陕西帝陵档案》提供的数据看,汉宣帝刘询的杜陵在帝陵里不算大,封土高29米,底边周长700米。但站在雁翔路上向东南看去,杜陵显得异常高大。1月4日,记者绕到杜陵的南边回头望,发现杜陵与其他汉陵没有多大区别,也是一覆斗形的陵墓。只是由于杜陵立于逐渐向南升起的杜陵原头,杜陵原成为杜陵的身躯,杜陵化为杜陵原的首脑,两者浑然一体。不知道的人,会以为是一自然形成的山。20多年前,记者从旁边路过时,还为距西安市中心如此近有座山感到蹊跷。  
【戏说陵主】 
民间皇上爱民间妻子 
元旦前后,记者在汉宣帝杜陵周围采访时得知,在民间人士眼里,汉宣帝刘询是个多情多义的皇上。 
杜陵南的长安区大兆街道庞留村70岁王宏斌、78岁王士善及杜陵北的雁塔区曲江街道三兆村78岁呼延勇等老人告诉记者,当地传说,汉朝时宫廷里因奸臣害忠良,害得刘询一家家破人亡。一个忠臣把刘询放出长安城,他才逃过一劫,走到庞留村许家巷。许家巷有位老汉叫许广汉,只守了一个女儿叫许平君。许广汉早上起来早,去拾粪,在碾子跟前看见一个八九岁的男孩。许广汉是个念书人出身,看这男孩相貌非凡,认为不是平常人,便把这个小孩收留下来,想让这男孩将来长大了跟他的女儿结婚。当时小男孩生病,许平君照顾时,看到这男孩鼻子孔里随着呼吸,有龙一出一进。后来朝廷安定,派人来寻找刘询。刘询进宫当了皇帝。因为刘询在民间生活过,特别爱民,人称民间皇上。宫里给他安排有妻子,但他还是爱他民间的未婚妻许平君。后来他派人来接许平君。因许广汉犯过罪,额头上刻有金印,不能做官,更不能进宫,只能留在宫外养老送终。没料想来接许平君的奸臣想让自己的女儿当皇后,走到半路,把许平君杀害,顺便埋到庞留村东北的大兆村南。如今大兆村南的台台冢,就是许平君的墓。
根据《汉书·宣帝纪》记载,许平君是在已进宫立为皇后之后,被霍光之妻害死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民间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苏ICP备11007552号-1  AG千炮捕鱼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苏公网安备 32131102000150号

2015-2025